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最美的风光永远在前面,惟有不停地行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   

2014-11-01 09:33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传说中,在世界上最大的流动性沙漠——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,曾经生活着一支世代依罗布泊水域而居的“罗布人”。千百年来,他们与世隔绝,在沙漠中的海子里打渔为生,保持着原始的风俗习惯,充满了神秘色彩……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清晨六点半,我们准时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首府库尔勒出发,东行80多公里,前往尉犁县。

同行的新疆旅游局工作人员说,在尉犁县境内的墩阔坦乡塔里木河畔,有一个罗布人村寨,非常值得一去。

罗布人之所以闻名或许是因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杨镰1999年的著述《最后的罗布人》,亦或是近年来罗布泊地区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。事实上,罗布人在上个世纪初就闻名世界。据相关资料介绍,清朝以前,在罗布淖尔水边,生活着400到500户罗布人。因长期生活在封闭的社会环境中,与外界隔绝,他们没有严密的社会组织,没有武装,没有文字,讲着罗布语,“不种五谷,不牧生畜,唯划小舟捕鱼为食,或采野麻,或捕哈什鸟剥皮为衣,或以水獭之皮并哈什鸟之翎,持往城市货卖,易布以代衣”。清朝乾隆二十二年(1757年),叁赞大臣阿尔衮率军追剿准噶尔沙拉斯部众人马,在搜山巡湖时才发现罗布人。1797年,卡拉、米兰发生天花传染病,夺去了大部分罗布人的性命。外出的罗布人不敢回村,四散流亡,一部分逃至和田地区的洛浦(洛浦是罗布的音转),一部分逃至铁干里克、墩阔坦及轮台的南草湖地区。到1887年在罗布、群克两庄的罗布人只剩下74户,后转移到阿布旦庄。1896年,瑞典探险家斯文·赫定在罗布人向导奥尔得克的带领下在荒漠中搜寻到了“楼兰古城”以及“上千口棺材的坟墓-小河墓地”。1921年沙雅县女巴依(财主)阿西罕阿吉为她的12000头羊建草场,在尉犁县穷买里村附近拦塔里木河水,致使其改道,突破铁门堡,冲入孔雀河故道,使塔河水流入了罗布泊。塔河下游断水,住在阿布旦的罗布人不得不南迁米兰。新中国成立后,塔里木河上中游大规模的农业开发,使得下游河道日渐干涸,1972年发现的罗布泊已经完全干涸。

在我们要去的那个村子里,还有生活在自然状态下的罗布人吗?

我忽然意识到,我们要去的,也许是一个即将逝去的地方。换句话说,我们要找的可能也是“最后的罗布人”了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“早穿棉袄午穿纱,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”,南疆的深秋,昼夜温差特别大。到达罗布人村时,天刚亮,鱼肚白的天空,薄雾冥冥,秋染霜红的胡杨倔强地伫立在晨曦之中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太阳渐渐升起,远处被朝阳映红的沙丘显得驯服而安详。我们一行快步爬上沙丘,远眺罗布泊方向,大小沙丘此起彼伏,是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海。回头再看罗布人村,沙漠与胡杨林在此短兵相接,碧空映照下的蓝色塔里木河从村边流过,几个大大小小的海子边是芦草木搭建的小屋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据说在这个方圆72平方公里的村寨里,还生活着二十余户人家。一些坚称自己是“罗布人”后裔的居民在这个与其先民生存之地类似的地方,向世界各地的游客展示着他们所继承的传统生活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拍罢大漠日出,我们走进村子。一位头上戴着毡帽,花白的胡须直垂胸际,面色黝黑的老人正在挖凿一件看上去像是木盆之类的生活用具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罗布人多长寿。陪同的当地旅游部门工作人员介绍说,眼前的这位老人叫买买提•库尔班,今年已经101岁。我比划着尝试与老人交流,说想与他合一张影。老人乐呵呵地把我揽在怀里,瞬间回到小时候偎在爷爷怀里的情景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在村口渔塘,我们遇到叉着几只鱼的阿布冬大叔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在我们的要求下,阿布冬划着一块用枯死的胡杨木掏成的猪槽船,在海子里给我们演示罗布人以前是如何捕鱼的。“以前塔里木河水多得很,满滩都是水,出行都靠猪槽船。现在没有水,船也用不上,只能当成木盆了。”言谈中,满是对罗布人族群命运变迁的感叹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塔里木河的河水流到哪里,哪里就有了生命和绿洲。曾经的罗布泊不仅是塔里木河的最后归宿,也维系着罗布人最终生存的痕迹。随着塔里木河上中游人口的不断增加,塔里木河抽水、拦水的设施忽然冒出来了600多座。等塔里木河流到尉犁县的时候,已是强弩之末。塔里木河下游已经干涸了30多年,现在的罗布泊也早已湖底朝天、鱼虾绝迹,沦为一片沙海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每年七、八月,天山、昆仑山积雪消融。中国最长的内陆河——塔里木河的洪水,一如茫茫大漠深处咆哮的野马,自西而东奔流而下。所经之处,地势低洼的地方就会剩下一片片水面。罗布泊就是塔里木河最下游、最低洼的地方,它已经存在了百万年。因而,也有人称罗布人为塔里木河的“尾巴”。据考证,罗布泊水面最大时有2000多平方公里,水鸟翔集,草肥鱼旺。只要砍下湖边的一棵胡杨树,掏空树干就是一只船,再带着鱼叉或者鱼网,回来后就有鲜美的塔里木河大头鱼供全家分享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可对于阿布冬,他只能从父辈的父辈的口传历史中想象着当年的场景。如今,他所面对的,只是一片在塔里木河涨水的时候积蓄下来的一片20多平方米大小的水塘,里边没有一条鱼。每年七八月份雨季的时候,他们得把雨水引灌到海子里边。当地政府对海子已经过防水处理,全村的骆驼和羊,都指望着这些积攒下的水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热情的阿布冬邀请我们去他的家坐坐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红柳编制的篱笆墙,芦苇扎起的茅草棚,胡杨树干支撑起四个角落,这就是阿布冬的“家”。一只刚刚宰杀的罗布羊挂在屋檐下,两个女人坐在木板上,一人操刀切肉,一人用红柳条串着肉串。阿布冬说,别看这些茅草屋原始简陋,可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阿布冬从鱼叉上取下两条鱼,洗净,将红柳条削成尖,将鱼撑起,洒上盐巴,架在燃起的柴火上,要我们尝尝地道的土著美味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一边烤,嘴中一边咿咿呀呀地念念有词,好像在跟鱼儿说着话,笑起来,嘴张得很大,好象合都合不拢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罗布人、海子、沙漠,还有胡杨树,在小小的罗布人村寨里,这四者有趣地融合在了一起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罗布人把胡杨视为“圣物”,这种在茫茫大沙漠里高高挺起的树木,根系能扎到地下几十米深,成就了粗大的树干和顽强的生命力。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罗布人将和祖辈们曾经在塔里木河、胡杨林中活跃着的倔强的、顽强的背影一起,消逝在未来历史的长河中,我们只能在口口相传的故事中听到的关于罗布人的传奇……

■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 - 泡鱼儿 - 泡鱼儿,摄于静,安于心。

更多图片请查看我的微相册《新疆·探寻最后的罗布人》专辑(119张) http://t.cn/R7pdKVL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版权声明:本博客日志图文均属泡鱼儿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禁止任何网站、媒体或个人转载、链接、转贴、复制,或利用其它方式下载使用。约稿、媒体采用或商业用途请用以下方式联系:

◆Email:cffc119@sina.com

◆QQ:535026849

◆微博:@泡鱼儿?

◆微信:paoyuer

◆ INSTAGRAM:paoyuer

想第一时间收到最新的旅行摄影作品?请关注我的新浪微博@泡鱼儿,通过微博私信“DY”订阅我的更多精彩文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014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